bevitor伟德

  “这是兽皮靴啊,冬天的时候穿在脚上很暖和的,对了,你不说我都忘了,你赶紧在这上面给我弄个小洞,我要做双木屐穿。”慕莎兴奋的拉著他让他帮忙。

bevitor伟德

  涂过药之後切尔西从身後抱著她,一直跟她说话,不让她睡觉,生怕她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,还不时掀开看看她的花穴还流不流血了。

  切尔西不知道什麽叫‘木屐’,不过还是听话的照办了,慕莎拿过穿好洞得木块,用兽筋在上面固定了下,做成木屐的样子,然後兴奋的穿起来,在地上走了两圈,虽然不是很舒服,起码不硌脚了,慕莎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切尔西把今天的打到的猎物放到储藏室里,洗了手,三两步走到床边就掀开慕莎的衣服,查看她花穴的情况,慕莎羞得赶紧扯下衣服,挡著那里不让他看。

  卡瑞达跟在他後面,也走到床边,脸色不是很好,慕莎还不经意的瞄见他的兽皮裙和切尔西的一样,被底下的东西支了起来,不难猜到切尔西打断了人家什麽好事,怪不得他的脸色那麽难看。

  知道他是怕再弄伤了她,以前他每晚压著她使劲欺负,她就想著他要是能不碰她就好了,可是他现在真的不碰她了,她又觉得空虚,心里毛毛的不踏实。

  切尔西看著她湿漉漉的小嘴,和张开的两腿间也逐渐吐出水来的某处,眼神暗了下,大声咽了口口水,然後逼著自己移开目光。

  “这是兽皮靴啊,冬天的时候穿在脚上很暖和的,对了,你不说我都忘了,你赶紧在这上面给我弄个小洞,我要做双木屐穿。”慕莎兴奋的拉著他让他帮忙。

  切尔西闻言又咽了口口水,似乎犹豫了下,可是想到那三天有那麽多血,不断地从她身体里流出来,他又害怕了。

  慕莎被他这样大惊小怪的样子弄得很是头疼,又有苦说不出。只好答应他乖乖的躺在床上让艾维照顾,可是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,实在是难受的不行。

  切尔西被她撩拨的兽血沸腾,转过身压住她,吻住她的唇啃咬了起来,大手也滑到她的两腿间揉搓著她的花穴。

  两人吃过晚饭後,切尔西就抱著她一起躺在床上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切尔西告诉她今天出去打猎都看见了哪些猎物,又打了些什麽回来,什麽兽的肉好吃,什麽兽的肉又硬又涩。

  “这是兽皮靴啊,冬天的时候穿在脚上很暖和的,对了,你不说我都忘了,你赶紧在这上面给我弄个小洞,我要做双木屐穿。”慕莎兴奋的拉著他让他帮忙。

  天微亮的时候,慕莎已经困得不行了,可是切尔西不让她睡,慕莎就誓诅咒保证只睡一会,一会就醒过来,切尔西看她花穴里好像不再流血了,这才让她小睡一会。

  艾维似乎做出了兴致,又跑回家去拿了各色的兽皮来,让慕莎帮忙,白色、灰色、黑色、红色的兽皮靴各做了一双,别说这麽几双做下来,两人的手艺好了很多,不但做的结实了,也好看了,慕莎还特意剪了些白毛下来,做成一个小白球,缝在了兽皮靴的脚尖处,兽皮靴立刻就变得俏皮可爱了。

  慕莎有些自责自己这样吓他,於是主动搂著他的腰,在他耳边轻声安慰著:“切尔西,别担心,没事的,我已经好了,不会死的,你放心睡吧。不怕,不怕。”

  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,我会弄伤你的。我一插进去就控制不住力道。不行,绝对不行,那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。”

  然後把那些兽皮拼拼凑凑的做了双兽皮靴出来,虽然不太美观但也勉强能穿,慕莎又突奇想,让艾维帮忙找了两块轻巧的木头来,想著等切尔西回来,借用他的指甲,在上面穿两个洞,做个木屐出来。

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慕莎又是一声尖叫,剧烈收缩著自己想把他的肉棒挤出去,快要来潮的身体特别敏感,经不起他这样强烈的刺激。

  两人吃过晚饭後,切尔西就抱著她一起躺在床上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切尔西告诉她今天出去打猎都看见了哪些猎物,又打了些什麽回来,什麽兽的肉好吃,什麽兽的肉又硬又涩。

  切尔西看著她湿漉漉的小嘴,和张开的两腿间也逐渐吐出水来的某处,眼神暗了下,大声咽了口口水,然後逼著自己移开目光。

  切尔西也不理她,扯开她的手,强行检查完毕,确定确实没事之後,这才有心思关心别的,拿起她做的兽皮靴问道:“这是什麽?”

  心想:算了,他想涂就让他涂吧,只要他能安心就好,虽然也想跟他解释这是她身体的自然现象,可是看他对她这麽小心翼翼的,甚至还因为舍不得她死而掉眼泪了。就自私的不想告诉他了,想让他一直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她。而且这样今晚她的菊穴就可以逃过一劫了。

  “这是兽皮靴啊,冬天的时候穿在脚上很暖和的,对了,你不说我都忘了,你赶紧在这上面给我弄个小洞,我要做双木屐穿。”慕莎兴奋的拉著他让他帮忙。

  慕莎感觉到她的脸上似乎被一个滚热的水珠砸了下,难道切尔西哭了,抬头想看看他,却被切尔西一只手蒙住了眼睛,另一只手就趁著她不再挣扎的空挡把药抹了进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